日本乒乓球“精英化”培养秘籍

“养狼计划”“人才输出”“海外兵团”,原本就是中国乒乓球界繁荣世界乒乓球事业,以及培养对手的一种战略。

在东京奥运会乒乓球混双决赛中,日本选手水谷隼和伊藤美诚击败中国组合许昕和刘诗雯,赢得日本奥运史上首枚乒乓球金牌。这一结果令日本“全国沸腾”,“攻破乒乓王国堡垒”等表述见诸各大报纸头版。

《环球》杂志记者就此专访了在日本开设乒乓球教室并担任大学讲师的前国手李隽。她认为,日本乒乓球实力稳步提升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有13年历史的、由政府出资设立的奥运精英学院体制,而中国教练是精英学院乒乓球项目的培训主力。

出身乒乓球世家的李隽,曾是中国乒乓球国家队队员,削球手。她的哥哥李隼是现中国乒乓球国家队女队主教练。李隽退役后,于1992年到日本打球,后被日本体育大学聘为讲师,2009年,她在东京开设了羽佳乒乓俱乐部。

李隽介绍,早先日本乒乓球培训都是俱乐部模式,而从2008年开始,由国家拨款打造了“日本奥运会精英学院”,致力于培养奥运会及世界大赛选手,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兵乓球队。精英学院乒乓球队从全国12~17岁年龄段的孩子中选拔有希望冲击奥运会的苗子,进行集中培训,并请中国教练进行“一对一”的培养。

李隽还说,近年来日本乒乓球“选苗子”有越来越早的倾向,“准精英”的锁定甚至提早到小学以下;而在中国,通常需要到一定年纪,打出一定成绩以后,才能得到重点培养。“日本7岁以下的孩子就会参加全国比赛,发现好苗子就集中培养,一般一年4次训练营,一次持续一周,对孩子来说是很好的体验。训练营还设有营养课、心理课,所以孩子很小的时候各种意识就很强。”

不论是俱乐部,还是瞄准打比赛的精英学院,抑或是日本国家队,一直都活跃着中国教练的身影。李隽介绍说,“精英学院和日本国家队选用的中国教练都比较年轻,他们都非常敬业,责任心强,几乎是24小时陪伴着小选手,从技术训练、身体训练到饮食起居、健康管理,全方位地照顾那些小选手。选手在比赛中出现了什么问题,回来就要研究如何解决,通过录像对对手的技战术进行详尽分析,以帮助小选手提高自己的技战术能力。”

日本精英学院和国家队还会比较频繁地更换教练,以不断汲取每位教练的优点和特长。比如有的教练教基本功比较好,有的教练比较擅长教前三板的技术或发球技术。日本乒协一直关注选手自身的不足,然后再去寻找这方面表现优秀的中国教练。

李隽介绍,本届奥运会日本乒乓女团选手平野美宇就曾在精英学院训练,她进入学院的第一任中国教练刘洁就来自羽佳乒乓俱乐部。“2013年,日本乒协的一位负责人来我们俱乐部,点名要刘洁。当时平野刚小学毕业,即将进入精英学院,日本乒协就帮她物色了刘洁作为专职教练。教了一年多后,平野从世界排名近200位提升到了第32位。”

曾获得1988年汉城奥运会及第39届世乒赛男双冠军的前国手韦晴光,现在担任精英学院乒乓球男队主教练。他向《环球》杂志记者介绍,精英学院乒乓球队现共有5名学员,男队两名都是初中生,女队则是两名高中生、一名初中生。男女队主教练都是华人,其他教练也以华人为主,基本实现教练和队员“一对一”。

精英学院乒乓球队的训练日程是这样的:每天8∶30至9∶30上文化课,10∶00至12∶30以及15∶30至19∶00训练,其中体能训练一周两次,一次1.5小时。

“这种体制是东京奥运会的前两年确立起来的,以前学员都去各自的学校上课,下午3∶30才来练球,为了备战东京奥运会,改为不去学校,整天都在位于东京北区的奥委会训练基地训练。”韦晴光说,“这些学员的日程基本是跟着日本国奥队走的,他们也参加了东京奥运会的选拔,虽然此次未能入选,但未来可期。学员们以在国外比赛、获得积分为主,每年会出国比赛10次左右,国内比赛只参加全日本锦标赛等两项赛事。精英学院的资助覆盖学员的学费、食宿交通以及参赛费用。”

韦晴光说,学员的训练时间跟中国运动员差不多,“但由于中国运动员基本功更好、每小时击球板量更多,所以训练量还是赶不上中国运动员。”

与李隽一样,韦晴光也认为日本“选苗子早”、重视青少年队的做法值得称道。此外,他表示,日本乒乓球队尤为重视发球训练,相对来说在这方面也有一定优势。“中国选手的基本功仍是不可企及的,日本选手只能在抓发球、抓‘击球快’等方面寻找突破口。比如伊藤美诚等的打法便是以‘快’为优势。”

韦晴光认为,日本乒乓球的培养体制还是从中国学习得多,如果非要说值得中国借鉴的地方,那可能是坚持让运动员文化课和训练两不误,“由于文化课等其他方面的学习,日本运动员在战术开发和思考上的独立性比较强,对教练的依赖程度相对较低。这对运动员退役以后的整体发展也很有帮助。”

尽管“中国军团”在日本的乒乓球人才选拔与培育体系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日本乒乓球界也不乏自身独有的体制和独立培养出来的选手。比如此次摘得东京奥运会混双金牌、女单铜牌和女团银牌的伊藤美诚,就是日本自己培养的选手。

李隽说,“福原爱、平野美宇、石川佳纯等都在中国打过球,对中国队很熟悉。而伊藤是日本自己培养出来的优秀选手,她的父母都是乒乓球运动员,基本是父母自己带出来的。伊藤天赋也很高,在比赛中能很快发现对方的弱点,出手果断,这也跟她的性格有关。”

摘得混双金牌的另一名选手水谷隼,其父母也都是日本少年乒乓球俱乐部的教练。“在内行人看来,中国一些运动员的天赋并不比日本选手高,但中国团队式的训练方法、背后的智囊团等一起将中国选手推上了奥运冠军和世界冠军宝座。尽管日本的孩子天赋很好,从打法上看,对上旋球的理解特别好,速度、旋转、落点都打得相当好,但中国有团队,集体的力量非常强大。”

与中国相比,日本乒乓球培育体系也有独特之处,比如有企业赞助和成立企业队,以及吸收选手为社员,为其安排退役后的工作,解除了选手的后顾之忧。记者查阅运动员资料发现,平野美宇隶属于日本生命保险公司球队,并且有总计7家赞助商。伊藤美诚隶属于一家不动产公司,此外还有5家赞助商。张本智和隶属于不动产公司木下集团的球队,还得到了丰田汽车等的赞助。此外,日本的乒乓球“T联赛”也拥有众多赞助商,为选手提供资助。

一名日本资深体育记者指出,日本很多运动员的赞助企业都在他们大学毕业之后将其吸收为社员,不只是乒乓球项目,游泳、滑冰等选手也是如此。这样一来,运动员在退役后便有了就职保证,从而能全心投入运动生涯。

乒乓球运动在日本民间的热度很高,退役运动员开的乒乓球俱乐部、乒乓球教室也很多。

李隽创办的羽佳乒乓俱乐部位于东京都西部,至今已有12年,近年来分别取得了日本12岁以下乒乓球赛东京区第1名、第3名,全国第16名,关东团体冠军等好成绩,为日本国家队输送了多名选手。

据介绍,羽佳俱乐部上午是成年乒乓球爱好者打球,多为70岁以上的老年人,年龄最大的是一位83岁的老太太。他们有的每周来几次,有的每天都来。下午则是小学一年级到初二的小孩子来学习和训练,一般每周一次,以参赛为目标的孩子每天都来。

李隽说,在日本,有两个“妈妈群体”热衷于打球:一是30多岁的妈妈,她们往往带着孩子一起打;还有就是50多岁的妈妈,他们的孩子已经大学毕业了。

李隽表示,在日本培养孩子打乒乓球成本并不高,“以羽佳乒乓俱乐部为例,瞄准比赛的孩子每天来打3.5小时,十五六个孩子一起,配备三四个教练,学费低于一般补习班。上‘一对一’的小课贵一点,比赛也都自费,但一般家庭都可以承受。”

让李隽感触颇深的是,日本孩子打乒乓球大多是出于兴趣,因此主观能动性非常强,“他们通常上完课就来打球,比如17∶00开始训练,16∶00就会过来,自己热热身就开始,不需要等教练来,也不需要督促,非常自觉。他们会自己去琢磨,享受比赛。”与之对比,中国是国家培养,选手荣誉感强,但压力也比较大,思想包袱比较重。

在日本最大门户网站雅虎上,东京奥运会乒乓球混双中日巅峰对决冲上热搜榜第二名,夺冠瞬间的收视率高达40.5%。日本摘金后,日本网民非常激动,网上甚至出现了“报了之前(乒乓球)所有的仇”的说法。中国网络上也出现了对中国教练“培养日本人打赢中国人”的质疑,而对于打法凶狠、求胜心强的伊藤美诚,还有不少恶搞图片。而在女单半决赛孙颖莎击败伊藤之后,国内网民又出现一大片“扬眉吐气”之声以及对于伊藤的调侃。

对此,李隽呼吁理性看待。她表示,“养狼计划”“人才输出”“海外兵团”,原本就是中国乒乓球界繁荣世界乒乓球事业,以及培养对手的一种战略。“世界各国兵乓球水平提高了,有了强劲的对手,就能促进大家互相竞争、互相切磋,这样才能共同提高。此前,平野美宇的崛起就给中国女队打了一针强心剂。这次伊藤和水谷也是。中国队是一支很强大的团队,输了球会马上研究,这么一个团队,为集体的荣誉去拼搏,肯定会更强大。而且激烈竞争有利于提高乒乓球的世界关注度。”

在李隽看来,中国网友的恶搞和调侃无伤大雅,而后出现的伊藤送给孙颖莎饭团、两人比肌肉等体现运动员友谊的视频更受欢迎。“这一代年轻人比我们那一代气氛好、交流好,他们在场上是对手,在场下则是互相切磋的朋友。”

“乒乓球在中日两国民间热度都很高,通过乒乓球促进中日民间感情沟通大有可为。”李隽说,她本人倡导并组织的“草根杯”民间乒乓球交流比赛就吸引了来自日本、中国、亚洲其他国家以及欧美的选手以球会友,至今已举办6届。羽佳乒乓俱乐部每年还组织乒乓球爱好者到中国交流,虽然去年以来因疫情中断,但她表示该活动肯定会办下去,“也期待有更多这样的交流活动,沟通中日民间感情。”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