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华:羽毛球青训人数下降 需重视“草根”环节

很高兴受《羽毛球》杂志的邀请,在本期杂志上谈谈我对羽毛球青训的看法。仔细想来,虽然我已经从教练员岗位退休有一段时间了,但羽毛球和我相伴走过了几十年岁月,我的生活也不可能离开羽毛球。讲到青训,我也有自己的一点感悟。

其实,早在2017年,我就作为乒羽中心调研组的一员在全国范围进行调研,主要的关注对象是各省市区的体校队伍,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体制内”的羽毛球培训。一趟跑下来,几乎所有地方都有一个统一的感觉,那就是青训人数的下降。对体育之外,体育类面临和音乐、舞蹈等艺术类项目竞争;对体育类的项目,羽毛球也面临着和其他项目竞争的局面。像现在的男生很多喜欢篮球、足球、搏击等项目,女生则越来越多地选择体育舞蹈等项目。

相比专业青训人才的萎缩,羽毛球在全民健身中占到的比例是很大的,大家在生活中都能明显感觉到羽毛球的热度,多年来持续不减。羽毛球作为一项这么普及的运动,它在业余成年市场的发展,和专业青训规模的萎缩显得格格不入。

如果说将业余成人规模和专业青训规模做两个维度的对比会相对不公平,那么我们不妨将业余青训规模和专业青训规模进行对比。这两年间,我受邀到了很多省市区,看过不少培训机构,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体制外”培训,完全依托市场模式的青训,这一个领域真的是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虽然没有统计过,也很难精确统计,但我私下曾经估算过,全国范围内这方面的青训规模应该有几十万。

这一对比就凸显了现在整个体育行业的发展和青少年成长的现状。曾经,我们的羽毛球选拔人才基本依靠从小的专业定向培养,淘汰率高,成材的路相对窄一点,这也是当时的环境和条件下所影响的。回想起我自己刚学打羽毛球的状况,那时是十几岁才学打球的,当时家里条件算是吃不饱、穿不暖,但我们要是能到专业队去训练,体校是会发一双鞋的。

这样的模式持续了差不多半个世纪,社会环境早就大为不同。也正是因为社会的发展,政策和方向也在发生变化。像以前我们羽毛球项目,11岁就要实行“专业注册制度”,现在中国羽协已经将其改为在16岁之前实行“注册备案制度”,16岁之前不再区分专业和业余,只以年龄段划分,称为“U+年龄段”组。

现在有意向让孩子练习体育或培养兴趣爱趣的家庭,条件都应该算是不错的,加上整个教育的进步,以前的那套“羽毛球选人”早已变成了现在的“人选羽毛球”。说直接点,吸引孩子投入到羽毛球运动中,就是吸引家长,那我们就要思考用何种思路和政策去吸引家长,调动家长的积极性,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我这几年看到了非常多的培训机构,看到了民间培训的蓬勃发展,其实是家长培养孩子观念转变之下很自然的产物。对于很多初学羽毛球的孩子来说,“草根”培训其实是一种对不同孩子的不同需求的分流。肥胖的孩子可能是被家长要求来参加运动,得以减重;不爱吃饭的孩子可能是家长想让其通过锻炼来增加胃口;而对于练着练着展现出天赋的孩子,孩子本人可能还没概念,家长和教练就早已想到如何培养了。

实际上,有多少孩子初学羽毛球就已经有“我要成为世界冠军”、“我要在羽毛球赛场上为国争光”的概念?即使有,也是热爱羽毛球的家长有这样的憧憬而已。但无论初衷如何,羽毛球运动对社会有足够的吸引力,只要我们的青训面广了,即使是粗糙的,我们的后备人才一样会蓬勃发展。

重视羽毛球青训的“草根”环节,整个青训规模或许就能扩大许多,让更多的可能涌入羽毛球的未来。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