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器材厂商康力源冲A:七成收入靠代工 实控人用个人账户代收代付

继舒华体育605299)、英派斯002899)之后,又有一家健身器材公司要上市了。

近日,深交所官网显示,曾借用奥运冠军“东方神鹿”王军霞名号开展运营的康力源将于8月11日正式上会,冲刺创业板。

据了解,康力源成立于1998年3月,前身为徐州军霞健身器材有限公司。公司主要在境外开展业务(境外收入占比超八成),并基于差异化策略确定了“家用+无氧+自主品牌/ODM/OEM”的发展路径,截至2021年底的收入规模在7亿元左右。

具体到数据中,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康力源家用器械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85.29%、86.97%和86.65%;而在销售模式上,公司又以OEM、ODM为主,下游客户主要为大型健身器材品牌商和大型连锁零售卖场,收入占比也分别高达65.80%、69.01%和71.19%。

这样的经营模式虽然帮康力源避开了一些与舒华体育等竞争对手的正面冲击,但也为它埋下了客户集中度过高和毛利率较低的隐患。

具体来看,客户集中度方面,家用产品的终端销售渠道主要集中于沃尔玛、迪卡侬等大型连锁零售商和电商平台,而大型连锁零售商行业呈现出较为显著的集中化态势。于此同时,在 ODM/OEM 模式下,公司的主要下游客户主要也是大型健身器材品牌商和大型连锁零售卖场,这也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公司的客户集中程度。

事实确实如此。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康力源对其前五名客户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4.04%、58.43%和57.86%。其中,对其第一大客户也是其“核心客户”Impex的直接销售收入占比分别高达35.62%、40.18%和39.76%。

而在毛利率上,一方面,客户集中度高、大客户议价能力强,直接影响到了康力源向下游传导成本的能力。不仅如此,公司所处的行业竞争格局分散、代工企业众多,如果一味向下传递成本压力,不但会抑制终端客户需求,还会对长期维护客户关系带来压力。

招股书显示,2021年,受钢管等主要原材料价格快速上涨的影响,公司自产产品销售结转的单位材料成本大幅上涨。但是,相关产品售价的提升幅度却无法完全抵消原材料上涨的影响,导致公司的毛利率水平相较此前大幅降低。

而在数据上,据招股书,2021年,康力源的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为34.76%,相较2020年的39.61%下降了4.85%个百分点。按照销售模式划分,除了境内线下直销和境内线年的毛利率相较此前没有下滑之外,其余模式下的毛利率水平均有所降低。

同时,机会宝注意到,在2022年即今年上半年,康力源的净利润也同样处于下降状态。招股书显示,2022上半年,公司的归母净利润(未经审计或审阅)同比下降了7.03%。不仅如此,在今年上半年,受市场需求回落等因素影响,公司的营收还同比下降了13.67%。

另一方面,康力源以ODM/OEM模式为主,整体利润水平尚且处于“微笑曲线”的偏底端位置,远低于其自主品牌。以2021年为例,据招股书,康力源在2021年度通过销售自主品牌产品实现的毛利率为51.26%,相比之下,ODM/OEM产品则仅有28.14%。

据悉,康力源的实控人衡墩建直接持有公司98.07%的股份,对公司拥有绝对的控制力。

招股书显示,在2019、2020两个报告年度内,康力源曾分别向实控人衡墩建拆出资金 1546.88万元和7.73万元,相关资金主要包括衡墩建向公司的借款、由衡墩建代收货款代付费用、三方抵账等应收的净额、以张芹、周涛和衡艳梅的名义向公司借款但由衡墩建实际使用的资金等,而上述拆借资金和利息衡墩建直至2020年12月29日才归还完毕。

除了衡墩建以外,康力源股东许瑞景、衡墩建配偶魏哲玲、魏哲玲的弟弟魏浩等也都曾向康力源进行借款,相关借款主要用于个人资金周转。

此外,机会宝注意到,康力源还存在着个人账户代收代付的行为,而代收代付个人银行卡除魏大顺邳州农商行尾号为2099的银行卡之外,其他银行卡均由公司实控人衡墩建使用,个人卡流水中既包括衡墩建个人日常用途,也包括与公司经营相关的收支。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与衡墩建相关的内控问题外,康力源本身还曾出现过刷单、转贷等的违规行为。

招股书显示,为提升网店销售关注度,报告期内,公司的天猫和京东商城等平台存在刷单行为,主要由境内电商部门操作。2019~2020年,公司刷单金额分别为2095.77万元和659.09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52%和0.98%。

对此,公司表示,刷单相关业务未确认收入,刷单支付的佣金和平台费用均作为销售费用入账,不存在通过刷单虚增收入和利润的情形。

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间,康力源京东自营、天猫豪迈、天猫腾星、天猫军霞四家境内店铺的销售收入除了京东自营外在2021年均有所下滑,销额最高的天猫军霞甚至还出现了逐年下滑的态势。与此同时,伴随着收入的下降以及一些产品单位成本的增加,四大平台的毛利率水平呈现出逐年下降的态势。不仅如此,公司境外亚马逊平台的毛利率也在逐年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据招股书,在报告期内,这五家线上门店占其各年线%以上,是公司的主要店铺。

转贷行为则发生在2019年。招股书显示,为满足贷款银行受托支付的要求,公司在贷款发放后先全额支付给供应商,然后由供应商扣除当期应支付款项后将余额转回公司。该部分款项转回公司后,公司再根据实际付款需求支付给其他供应商。2019年,公司发生的转贷金额4300万元,占当年发放贷款金额的比例为43.92%。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