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在搞招商路演的梅州我们想起了那支曾震撼了中超的延边

“俱乐部一线队估值三亿多人民币,现打折作价为9000万至1亿元,欢迎有意者接洽。”

这支中超新军,选择第一个吃螃蟹,成为中国足球史上第一家把股权放入产权交易中心的俱乐部。

在经营方面,梅州其实并没有踩什么坑,一直运营得比较稳健,成立这么多年来始终是有多少钱办多大事儿,也没有过欠薪,也没有过不理性扩张。

小本经营意味着短期内俱乐部的生存不会遭遇压力,但长期的存活,需要的是源源不断的资金流入,是成体系的商业化运作,是真正按照足球运动的发展规则去建设和经营俱乐部。

如果这次的操作最终能够换得一个好的结果,勒勒不止会为梅州开心,某种意义上,我甚至会感谢梅州。

作为我国的两大足球之乡,延边和梅州一南一北,遥相呼应。他们相向而行,又背道而驰。

说他们相向而行,原因在于无论是曾经的延边富德还是如今的梅州客家,他们的足球都很纯粹,并且好看,特点鲜明,他们都在中超联赛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最重要的,无论是梅州人还是延边人,他们都对足球拥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炙热的爱。

说他们背道而驰,则是因为,两支球队最终选择了截然不同的经营策略,最终的命运也大概率将截然不同。

2016赛季的中超联赛,延边曾以令人惊艳的姿态,赢得了众多球迷的喜爱,他们顽强的作风和犀利的反击,至今仍为不少球迷津津乐道。

不同于当时很多中超俱乐部,延边是一家极为“本土化”的俱乐部,30人大名单里有21席被土生土长的本地球员所占据,球员平均实力谈不上非常强,但战斗力和精神属性却强的吓人。

中超处子赛季第一轮逼平申花、第三轮小胜国安、第二十轮力克鲁能,最终排名第9。

球队卖掉了多名主力,更换了部分外援,导致球队战斗力突然下降,最终提前两轮降级。到2019年,俱乐部干脆因为欠税的问题直接解散了。

关于这段故事,《足球报》的程善老师写过一篇名为《延边队濒临解体因人祸:大股东与体育局明争暗斗》的稿件,内容是很全面的,大家有兴趣可以查阅一下,在此不做赘述。

我们只需要知道,当时的延边富德并不欠薪,也已经通过自筹的方式搞定了保证金,导致球队解散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补缴税款 。

这段不太愉快的回忆,也是我不看好足协某人领导的班子,搞得那套所谓的“股权改革”真能帮到俱乐部的原因。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你陈戌源和前任蔡振华仅仅在对待里皮的态度这么个小问题上都能南辕北辙,中国这么大,你知道哪个地方哪位负责人会把搞俱乐部当回事?就算这位负责人当回事了,他的继任者就一定能把这事儿当回事吗?

那么,你又怎么能保证,这个初衷是为防止“苏宁闹剧”再度上演的策略,会不会让“延边悲剧”再次上演呢?

延边解散的时候,勒勒郁闷了好几天,也真的怀疑过,一座小城是不是真的不应该做“中国霍芬海姆”的梦。

现在,梅州又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向着这个梦想进发,我希望这次,他们能成功,能给中超的中小俱乐部,指出一条生存的明路。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