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晚报·数字报刊

本报综合消息 北京时间8月24日消息,2平1负,这是克洛普治下利物浦最差的赛季开局。更糟糕的是,在对阵曼联的比赛中,利物浦有点无精打采地落败,过程比结果还要触目惊心。利物浦怎么了?仅过去一个夏天,怎么就会老态尽显?

欧足联在每个赛季都会围绕欧冠组织一个高级别的专家研究组,分析技战术层面上欧洲足球的演进和变化。对欧冠决赛分析的结论里,有这样一个议题:打进决赛的利物浦,已经是强弩之末,虽然这支球队在欧冠比赛中,是反逼抢、中目标射门和传中几项核心数据里的领先者。

专家组从海量数据中,提炼出了几组内容:利物浦在巴黎决赛汇总的11次拦截抢断,只有1次发生在比赛50分钟之后。与此比较,皇马的14次拦截,有8次发生在下半场。

由此看来,利物浦整体速度和节奏都不如过往快,球的移动在放缓。看不到他们过往那种比赛能量,也没能为三前锋创造出足够的空间。

上赛季欧冠,利物浦总射中次数224次、传中次数66次,都领先所有欧冠球队。在最受关注的逼抢一项,专家组对全赛季的评论是:“利物浦在失球后是能以最快速度反抢的球队,同样也是欧冠场均反逼抢次数最多的球队。”利物浦的定位球也得到了专家组赞誉,利物浦在进攻角球阶段,形成了10次禁区外启动的二点攻击,其中包括亨德森对AC米兰的进球。

这些战术特点,都基于克洛普长期执教过程中,坚实训练里形成的球队战术习惯,必须要以超高强度的顶速冲刺奔跑实施。可是要坚持这样的超高强度难度极大,肯定要付出大量的球员伤病、状态下滑为代价。想长期保持竞争力,必须要折中调和。这就是他引进传控大师蒂亚戈来平衡利物浦整体打法,进一步提升控球能力的原因——通过控球来调整比赛节奏,让球员有喘息之机。但是,蒂亚戈调整利物浦打法的同时,球队侵略性、攻击力和给对手施加的压力,都会有所下降,这也是利物浦过去两个赛季攻击有所趋缓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便是球队年龄普遍增大。一年前,利物浦的“29岁现象”集中呈现,而克洛普和利物浦的应对,是尽可能和功勋名将续约。于是有了萨拉赫的顶薪,范戴克、亨德森、此前的马蒂普、阿利松以及米尔纳的留守。虽然球队不断在补进科纳特、若塔、埃利奥特等,但对主力阵容形成的更新迭代并不明显。如今“红军”伤病的大面积爆发,不能排除这是上赛季四线争冠的深度疲惫后遗症。

这个赛季,克洛普还有足够多的手段,能调整好球队状态。但眼光放长远,他安身立命,同时也广受喜爱的这一套打法,对球员体能精力要求过高,这种过劳有着深度的难协调处。

有评论认为放走马内,让利物浦前场侵略性受损,但利物浦的整体侵略性,更需要中场强硬地逼迫,这样才能给三前锋创造更多空间。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